关于我们 | English | 网站地图

江阴海润光伏宣告破产

2021-07-21 09:12:36 浑水调研

在三板上挨了两年之后,江阴海润光伏最终还是走到最后的陌路。

昨天晚上,海润1(400074)公告宣布,公司于2021年7月15日被江阴市人民法院依法宣告破产,依照有关企业破产法的法律实施破产清算,清算结束后,申请注销公司登记,公告公司终止。

另外根据相关规定,海润光伏应当终止股票转让。

这家曾经在资本市场和光伏行业叱咤风云的江阴企业,从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中,而他给上市公司治理及投资者带来的教训和思考依然值得铭记。

弥留时刻

从A股暂停上市开始,海润光伏就一直在剥离不良资产和寻找新的战略投资者。

到2019年5月17日,公司收到上交所终止上市的通知。5月27日,公司进入退市整理板。

海润光伏在A股的最后交易日期为2019年7月8日,之后退入三板市场,到目前位置差不多刚好两年时间。

根据公司公告,江阴法院根据潍坊汇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申请,于2021年1月13日裁定受理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,同日指定了无锡东华律师事务所为海润光伏的管理人。

根据专项审计报告,海润光伏截止1月13日的净资产为-58.5亿元,属于严重资不抵债,且已无持续经营能力。

无锡东华律师事务所于今年7月13日提出申请,宣告海润光伏破产。

这也意味着那些从A股持有退到三板的投资者,最终将血本无归,所有市值最终归零。

曾经辉煌

5月20日,进入退市整理板之前的*ST海润在江阴璜塘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,这也是他们在A股的最后一个股东大会。

根据媒体报道,与会中小投资者约20多位,持股数量从1万多股到300多万股不等,其中不乏在2016年之前买入的,另有千余名不能到场的投资者参与了这次“告别投票”,创下公司历次股东会之最。

在简陋的会议室里,投资者们情绪激动,在现场连番炮轰到场的董监高,场面一度较为混乱,会议一直持续到深夜9点之后,开了将近7个小时。

一位从外地赶去的投资者表示:“我们不是来闹事的,我们主要来看看是什么原因造成的,公司还有没有希望,今后怎么办。”

回望2011年,海润光伏借壳ST申龙上市,当年的营收超过70亿,到2015年6月15日,海润光伏市值达到历史最高点271亿。

到2014年,海润光伏储备的光伏电站项目装机容量达到10GW左右。到2018年底,海润光伏持有电站数及总装机容量分别为29座与446.61MW。

而将海润带进A股的“光伏教父”杨怀进曾经罚出了市值千亿的豪言。

但是杨怀进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他的一系列致命失误,以及在一批又一批资本玩家的摧残下,海润光伏没几年就体无完肤摇摇欲坠了。

谁来负责?

关于海润光伏的故事,浑水调研曾经写过很多,对那些玩死海润光伏的各路玩家,浑水调研也是从不客气。

ST海润小股东的公开信:原大股东套现35亿走了,我们怎么办?

ST海润的“告别股东会”,24万投资者为谁“殉葬”?

陆克平的资本路径:起于江苏阳光,盛于海润光伏,终于四环生物

江阴申达系往事:两家上市公司先后卖壳,如今又成难兄难弟

海润借壳时有20个股东,前三大最大股东是紫金电子、九润管业和杨怀进。其中紫金电子是江苏江阴市知名民营企业江苏阳光集团控股的,幕后大老板就是当地赫赫有名的陆克平。

当时借壳时,阳光集团曾经做过业绩承诺,但是上市以后的业绩就从来没有达到过承诺,按照当时的约定,阳光集团应该以现金方式补偿业绩差额。

虽然那一次被迫拿了现金补偿,但是为了把这个钱捞回来,竟然在公司经营走下坡路的情况下强行大额现金分红,阳光集团等 20 名原股东等于又拿回 3 亿多。

卑鄙的是,阳光集团还准备赖账,不愿意给现金补偿,要用公积金转增方式,遭到舆论中小股东的强烈谴责。

一个大型民营企业集团,竟然如此不讲信用,如此自私自利,其行为之恶劣令人发指!

但他们对海润最致命的一招就是在2015年推出的10送20的高送转。

就是这个高送转方案,稀释了公司的股价。在业绩巨亏的情况下,公司股价最终跌破了1元面值,也成为A股近十几年来第一家跌破面值的股票。

2015年底,杨怀进辞去海润总裁、董事长等职务,“华君系”大佬孟广宝接踵而至。然而没多久,孟广宝也暴露了其真实面目。

2017年7月,孟广宝受到“掏空海润光伏”、“关联交易”、“利益输送”等多项指控,并于当月19日“不光彩”的递交了辞呈,“华君系”被扫地出门。

作为大股东,理应对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承担起责任,然而这些大股东却不但不想办法支持上市公司度过难关,反而是疯狂套现脚底抹油,把灾难留给数十万信任他们的中小投资者。




责任编辑: 李颖

标签: 江阴海润光伏 光伏电站

更多

行业报告 ?